政策招生政策报考条件   风采风采展示个人show    校园校园风尚推荐欣赏   学习形势政策时代旋律   问吧

招生招生信息招生简章   高校高校巡礼驻校选培办  典藏军歌嘹亮历史回顾   服务网址导航免费代码   邮箱

动态媒体报道高校来讯   文艺原创地带音频视频    军旅部队知识军旅天地   搜索站内搜索百度谷歌   专题
聚焦两会,关注两会
五十年传承的雷锋精神
军队院校招生体格检查标准
“走基层 转作风 改文风”
中国国防生网招募通讯员通知
总政与军网举办征文活动
更换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昆仑山的高度:闪烁着士兵的血浆

[日期:2009-03-04]   来源:《 人民日报 》  作者:王宗仁   [字体: ]   【 推荐 】   【 打印

  一座裸露在寒风中的石碑终年不走神地盘腿坐在昆仑山口,石碑上标明山的高度:海拔4767米。它从不说一句话,就这个高度,让该高的高了上去,该灰的灰了下来。

  我第一次走昆仑山口是1958年暮冬,当时青藏公路通车不久,石碑周围满是车轮碾下的曲里拐弯的便道。这之后,我大约上百次穿越世界屋脊,几乎每次都要在4767米的海拔高度上留影纪念。最近的一次在石碑前照相是2008年7月,那天的天气格外晴朗,就在战友正要为我按下快门时,一列从北京开往拉萨的火车拉响汽笛,正加速翻越昆仑山。这笛声使高山变矮,在我心里扩大,仿佛随着快门永远定格了。我特别珍惜这张照片,因为它的背景是蜿蜒在昆仑山峰上的时代列车,仰起的车头高过了石碑的肩膀。

  我常常站在石碑前遥望远方,留给我的总体印象是:大河、雪峰和湖泊都踩在了我的脚下。我幻想,假如我每年长高一厘米,需要多少时间才能站在昆仑之巅触摸到天畔的星星?

  我当然不会触摸到星星,却见证了昆仑山在变高。六月昆仑白头翁。那里一年四季都飞飘着雪花。在昆仑山里最鲜亮的颜色是白色,白得透亮透亮的雪,把人的五脏六腑都映得爽白、舒展。就因了这白,天空也越发地蔚蓝,洁净。互映互衬,白的更白,蓝的更蓝。就在这个纯白的世界里,猛地渗出了红色,娇媚,凄亮。那不是谁寄放了春天,也不是稍纵即逝的恋情,而是鲜血。士兵的一腔忠诚!

  这个兵叫毛长卫,他是在执行平息1959年西藏叛乱的战勤运输中献身的。那是初春的一天下午,他驾驶着一辆满载着军需食品的军车奔上便道不久,就抛锚了。因为是跑单车,他没有能力排除故障,又无人相助,只好原地停驶等待后面的车队来救济。按连队原先的安排,他是打头阵的车,三天后车队就会跟上来。

  昆仑山一进入夜晚,所有的声响和颜色都消失殆尽,只有一眼望不透的黑,张扬着声势占领了所有空间。天气也更加阴冷。黑茫茫,连山中的积雪也变得漆黑。暗夜可以绊倒一个生命,同样也可以掩护一个生命。毛长卫彻夜难眠地怀抱钢枪坐在驾驶室里。他不能入睡,枪膛里的子弹必须醒着。只有熬到白天,他才能下车活动活动身子,取出随身带的备用干粮充饥。维系生命,守护人车安全,这些少得可怜的干粮就是本钱。毛长卫企盼着战友的到来,度日如年。不知什么原因,在他抛锚第三天时,后续的车队并没有上来。所有的麻缠事就这样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备用干粮已经吃完,他断粮了!

  必须活着!这是军人为了使命的需要。就在饥饿把毛长卫逼到死亡边沿时,他想到了用地鼠肉充饥。这里遍地可见地鼠,可其肉涩苦腥酸,难以下咽,从来少有人食用。饥不择食,他顾不得那么多了。逮个地鼠并不容易,他掘开好些鼠洞一看,空的。地鼠呢?原来那些诡猾的地鼠为了提防人类的伤害,把窝弄成连环洞,一洞套一洞。它们受到惊吓后就躲进隐蔽的套洞里。如果套洞又有了险情,还有套洞的套洞可避难。人在明处,地鼠在暗处游戏,你就捉迷藏吧!毛长卫累死累活折腾了老半天只逮住了两只小鼠。当他把血淋淋的地鼠肉放在汽车排气管上烘烤时,一股酸臭咬胃的生血味呛得他直呕吐。他不能不吃,又不敢多吃。那一天他上吐下泻,满嘴的口水都是腥酸味。地鼠肉救了他的命,又无情地折磨着他的身体。

  一天过去了,又一天过去了。毛长卫明显地消瘦了,眼窝深陷,两腮掉肉。他别无生路,只能靠吃地鼠肉半饥半饱、又吐又泻地维持着生命。他站在高高的昆仑山上遥望春天,可是春天离他为什么那么遥远。他已经弱不禁风,听见了死亡的声音,但他拒绝死亡。他必须坚强地挺立在山上。

  也许会有人难以理解这位士兵的所为,他的车上不是满载着食品吗?罐头肉,压缩饼干,脱水菜,举手可得,他何必要忍受饥饿的罪?那个年代高原汽车兵的心目中,这个信念是十万雷霆也撼不动的:运往边防的战备食品,我们只有分毫无损护送的义务,绝无半点损公利己的权利。毛长卫在接受任务时就向连队党支部表示了这样的决心。正是这个誓言点燃他心中那盏航灯,照耀他曲曲弯弯苦苦涩涩的航道。当然今天的军人也会这样做,只是在风和日丽的和平环境里绝少能碰到那种境遇了。我们走近毛长卫,也就走近了一个时代的高度。

  毛长卫坚守在昆仑山的第七天深夜,一群窥探许久、穷凶极恶的野狼合力扑击了汽车。车上的食肉被掠抢一空,长卫也惨遭伤害。次日,因受叛匪阻击迟到的车队赶来时,战友们在狼藉一片的汽车旁看到一堆血骨,还有一只肢体不全的仍在垂死挣扎的野狼……

  战友们把长卫的尸骨掩埋在昆仑山口后,背起他的灵魂回到军营。远的在心中更远,近的在心中更近。烈士那不再重复的生命会变成美丽的故事世代流传。长卫的墓丘上终年覆盖着纯洁、透亮的雪,那是群山之上的山。昆仑山的新高度!这个高度闪烁着士兵的血浆。后来在这个墓旁又陆续新添了几座坟茔,逝者均为献身昆仑山的英烈。

  2008年夏天,我再次攀上昆仑山口。这儿是青藏铁路经过的地方。那些坟茔早被岁月荡平了,毛长卫和先贤们已经伸展四肢融入大山躺在大地的怀抱里去了。我惊喜地发现,山口的阳坡地上铺满了蓝莹莹、鲜亮亮的无名小花,一朵又一朵,长得好蓬勃,开得真艳丽!那是修铁路的工人听了毛长卫的故事后,专程从青海湖畔移植来的山花。我分明听见了花的呼吸,花的倾诉。长卫,你安居花丛,我看不见你了,但我知道你还在昆仑山,你不衰老的灵魂永远活着。昆仑山上长眠不醒的英烈们,拉长了一段让我用尽一生也走不完的路!

编辑:

------------------------------------------------------------------------------------------------------------------------------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有阅读题呀   (滚蛋 ,03-24 )
  你。。。。。。。。。。。。。。。+_+::>_<::   (上官雪冰 ,03-20 )
  鱼鱼   (各式各样 ,03-16 )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