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招生政策报考条件   风采风采展示个人show    校园校园风尚推荐欣赏   学习形势政策时代旋律   问吧

招生招生信息招生简章   高校高校巡礼驻校选培办  典藏军歌嘹亮历史回顾   服务网址导航免费代码   邮箱

动态媒体报道高校来讯   文艺原创地带音频视频    军旅部队知识军旅天地   搜索站内搜索百度谷歌   专题
聚焦两会,关注两会
五十年传承的雷锋精神
军队院校招生体格检查标准
“走基层 转作风 改文风”
中国国防生网招募通讯员通知
总政与军网举办征文活动
更换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见证开国大典——1949年:那时我们正年轻

[日期:2009-09-26]   来源:新华网  作者:未知   [字体: ]   【 推荐 】   【 打印

题 记

时间开始了,1949年10月1日。亲历开国大典的一位歌者这样说。

这是一个新纪元,中华民族从跪着死到站着生。虽然战争的余烬还没有熄灭,铁流还在大地上奔突,但一个统一、富强、民主的新中国正静静地走来;浸染着数千年中华文明的人民将曾经的血泪咽下,将灿烂的笑容展开,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披荆斩棘开始了新的跋涉……

难忘那辆五彩花车

■李国文

南京解放后,1949年5月底,我就读的南京国立剧专决定迁往北京,准备成立新的中央戏剧学院。想不到从此落叶生根,与这座古都结下了不解之缘。

60年,共和国走过了曲折的发展历程,我们每个人也经历了复杂的人生道路,但我始终难忘建国那天,看到我们亲手装饰的彩车从天安门前经过、接受检阅的那一分激动。

我们装饰出来的彩车,当然无法与日后的规模相比。材料不足,只好因陋就简,难免粗糙,但那是共和国第一批国庆节的游行彩车之一,是我们费心竭力制作出来的,点缀了节日的欢庆气氛,表达出迎接革命的年轻人,对于新中国成立的一片拥戴之心。

时光荏苒,半个多世纪冲淡了记忆中的一些细枝末节,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是谁提出扎彩车的构想,是学校布置的,还是学生提出来获得老师支持的?记得我们一直等到9月30日的早晨,才有一辆卡车开到铁狮子胡同的操场上。如果是上面决定的,车子早就会开来;如果领导不赞成我们的行动,那再等车也不会来的。我想,那些日子,革命成功的热流,正燃烧着每个人的心,便多了些激情洋溢的色彩。就像我们后来看到的苏联影片,布尔什维克在十月革命以后那些浪漫传奇一样,许多不可能都变成可能。车子终于盼来了,于是,按照舞美班同学的想法,也无非镰刀锤子、麦穗车轮的传统装饰,加上一面面红旗,插遍全中国的图板模型。大家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组装起来。

进入9月,各厂矿单位都投入到筹备建国盛典的忙碌之中,我们这些从南京剧专来的同学,一些人去辅导广场晚会的集体舞去了,一些人去工厂和学校教唱歌、排节目去了。这彩车的主意,也许是我们这些学理论编剧、舞台美术的同学,想为共和国这样具有历史意义的庆典场面做些什么,才向校方请缨要求扎一部彩车,从天安门前通过。

但车子真的出现在我们面前,面临着好多想不到的问题。尤其这群年轻人,谁也没有制作彩车的经验。这是第一个国庆节,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新课题,于是,边做边改,拆拆装装,忙了一天,到晚间才组装完毕。一试车,出了问题。虽然想到给驾驶员留下足够的视野,可我们谁也没开过车,司机不是只看前进方向而不顾左右。那位开车师傅钻进驾驶室,开了几步,跳出来连说不行不行,一直往前还行,要拐弯,非捅娄子不可。这时,已经是10月1日的凌晨一点多了。

于是,有人提出一个解决办法,用纸扎成五颜六色的花儿,将卡车的头部大致遮住,而留下足够的缝隙,使司机能看清左右。其实,这是个很好的主意,本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但那时刚刚参加革命的我们,一个比一个赛着积极,真是既天真又幼稚,既热情又偏激。没想到话音刚落,马上有人发表反对意见,这怎么能行?花,太小资产阶级情调了吧?然而时间不等人,要么取消这个计划,要么就得把车头暴露出来。

最后还是工人老大哥的意见一锤定音,他认可这种用花装饰且不影响视线的办法。可眼看天就要亮了,从哪找那么多彩纸?即使弄来了,一时间又哪有那么多双巧手,折叠出成千上万朵的纸花?不知谁回去招呼一声,那些去辅导排舞、教歌的同学知道我们赶时间、缺人手,都跑来支援我们。有一句歌词,“那时我们正年轻”,正说明那时我们的心情,年轻人浑身都是活力和热情,尽管夜色深沉,夜风瑟瑟,同宿舍人怕我们受凉,还带来了衣裳,要我们披上,可汗如雨下的我们,谁也顾不上。数小时后,一辆挂满纸花的彩车,终于开出了铁狮子胡同的华大一部,也就是现在人民大学的前身,向天安门方向驶去。

然后,我们又赶去参加学校的游行。这时28响礼炮响起,我跟随着这辆彩车经过检阅台,亲眼看到许多观礼的人在鼓掌,我努力想分辨出在城楼上的领导人,但行进中的大队人马使我无法驻足下来,也只有抱憾了。那五彩缤纷的花车,穿过三座门后,在午后的太阳光底下,真是鲜艳夺目,直到今天,我还记得清清楚楚。

60年过去了,要是今天再来装点这辆国庆花车的话,还会一点一点地折叠纸花吗?我想肯定会用最美最美的鲜花。还会产生那种幼稚的争论吗?我想鲜花已成为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谁说不是呢!

红白交替的一幕

■郑荣来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开国大典在北京举行,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向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而此前的5月,我的家乡——梅县大埔已经解放。但7月以后,国民党胡琏兵团窜入梅县等地,我们县又在国民党军队控制之下。他们正做着最后的挣扎,并准备从这里经潮汕逃离大陆。国民党政权垮台的混乱局面,蒋家军队溃败的狼狈情状,在这里时时可见。家住粤东韩江之滨,我耳闻目睹了其中的点点滴滴。

那年8月中旬,我们村里人,一如往年那样,在村口“伯公庙”祭神。大家刚把供品摆好,不知谁大喊一声:“大兵来了!”大家拔腿就跑,连供品鸡和肉都来不及拿了。忽然又有人说:“大兵还在培美村,还没有到呢!”大家赶回庙里,取走了自己的供品。那些年,我们都管国民党兵叫大兵,而那一年,国民党军常来抓丁去当兵,见年轻人就抓。因此人们把它视为虎狼之师,如同洪水猛兽,闻声而逃。连母亲们吓唬小孩,都常喊:“大兵来了,别哭!”

我们村叫葵江口,村口有家卖豆腐干的小店,店主黄火伯有个儿子叫阿解,17岁,是当时村里惟一的中学生。这年的一天,他正在店里给父亲帮忙,忽然一队大兵出现在门前的拱桥头,他闻声从后门逃跑,大兵发现后,连忙叽里嘎啦地拉开枪膛准备开枪。黄火伯被吓坏了,大声叫儿子回来。他一回来,就给抓走了,一去杳无音讯,不知死活。

培美村在我们村北面,沿江上行3里地,村里有个青年叫阿干,肩宽体壮。那天他正在家里,盘腿于大厅,破篾编筐。忽见大兵破门而入,他灵机一动,继续破篾,稳坐地上。大兵上前抓他,他两腿依然盘着,死不松开。大兵怎么也拉不动,于是“啪”一记耳光,“他妈的!残废!”大兵扭头出门,阿干暂时逃过一劫。但没过几天,他一早牵牛出门,在大路边水沟里让牛饮水,正遇上一队大兵迎面过来,他逃跑不及,到底还是被抓走了。后来到了金门,他利用暴风雨天,抱着一节木桩越海游回福建,再辗转回到家乡。

这年真可谓兵荒马乱,我们日夜都怕听到狗叫声,担心大兵来抓丁抢东西。我那时10岁,不知世界大事,只感到天下忽红忽白。白天上学,老师黄谷生偷偷教唱共产党的歌,其中一首《解放区的天》至今不忘。还有一首叫《南京到北京》,还记得头几句歌词:“南京到北京,哪一个不闻名?英明领袖就是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人民得翻身……”有一天,高陂镇的国民党机构来人检查,黄老师早把那歌纸藏起来了,他们一走又把它拿出来。后来听说,黄老师是党的地下工作者。

我们村濒临韩江,葵江从这里出口。沿着葵江往山里走,可到游击队所在地赤水。那里有一个游击队领袖,名字家喻户晓,他叫“刘永生”,老百姓给他的爱称叫“老货”。“老货”是这年初刚成立的闽粤赣边纵队司令员,他以我们县为主要基地,经常率部围歼分驻各地的胡琏大兵。胡琏为保障部队给养,也很注意保护韩江水路的畅通。而“老货”则常派游击队员到江边“打税”,拦截载有大兵军需物品的过往船只,并将物品运往山里根据地。我们村口常是“打税”的最佳地点,村里人也常帮游击队挑货进山。我们常见,游击队员哨子一响,过往船只就乖乖靠岸,接受盘查。也有遭遇大兵押运而发生驳火之时,因游击队占地势之利,吃亏的总是胡琏大兵。

胡琏兵团是陈诚的嫡系,也是国民党军五大精锐之一。它在国民党军中素以善战著称,抗日战争中曾有不俗战绩。其后,虽然受到过解放军的打击,但何曾遇过今年如此的惨相。他的无奈就是率部溃逃,如我们所见,他的部队已无心恋战,即便有战,也是屡吃败仗。特别是1949年9月26日,盘踞我们大埔县城的2000余名胡琏大兵,仓惶向韩江下游的潮汕方向逃遁。刘永生所属的边纵一支队随即进城,重新成立县政府。那几天,韩江两岸,我们常见败军像鼠窜之旅,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似漏网之鱼。溃不成军,落荒而逃,所到之处,又都为百姓所拒。兵败如山倒,那是蒋军的最后一幕。

后来得知,胡琏兵团终于在10月下旬全部从海上逃走。10月25日,潮汕全境解放。“老货”骑着大马,出现在汕头市街头,与敲锣打鼓的市民,同庆革命的胜利。

新中国成立前后,粤东地区红白交替的一幕,投影出了一句话,那便是:失民心者失天下,得民心者得天下!

12下一页  GO
编辑:于兴荣

------------------------------------------------------------------------------------------------------------------------------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