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招生政策报考条件   风采风采展示个人show    校园校园风尚推荐欣赏   学习形势政策时代旋律   问吧

招生招生信息招生简章   高校高校巡礼驻校选培办  典藏军歌嘹亮历史回顾   服务网址导航免费代码   邮箱

动态媒体报道高校来讯   文艺原创地带音频视频    军旅部队知识军旅天地   搜索站内搜索百度谷歌   专题
聚焦两会,关注两会
五十年传承的雷锋精神
军队院校招生体格检查标准
“走基层 转作风 改文风”
中国国防生网招募通讯员通知
总政与军网举办征文活动
更换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史海:彭德怀冒死守井冈 毛泽东复职打吉安

[日期:2009-10-29]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未知   [字体: ]   【 推荐 】   【 打印

 
新华出版社出版,张涛之编著的新书连载《中国人民解放军演义》
 
1929年1月14日,朱德、毛泽东、袁文才(军参谋长)率红四军二十八团、三十一团和军部特务营四千指战员,告别彭德怀、滕代远、王佐和红五军,向山下走去,执行前委开辟新区的决定。
红四军一走,井冈山上立即冷清起来。彭德怀指挥红五军和三十二团在山上布防,准备迎击来犯的敌军。根据上次保卫井冈山的经验,彭德怀、王佐等人认为敌军进攻的重点依旧是黄洋界哨口,便决定由彭德怀指挥红五军守黄洋界哨口和八面山哨口,由王佐指挥三十二团守其他三个哨口。部署已定,部队立即进入阵地,修整工事,积极备战。还未等山上的红五军喘口气,山下枪声四起,敌兵大至。
国民党军队这次进攻井冈山和前两次大不一样。首先是统一了指挥,蒋介石命令参加会剿的江西省主席朱培德、湖南省主席鲁涤平和驻屯湖南的何健军长,抽调湘军、赣军共十八个团会剿井冈山。为统一指挥,成立会剿军总指挥部,任命何健为总指挥。何健受命后,即率十八个团包围了井冈山,这时离红四军主力下山才过了两天。其次是国民党军队确知红四军下山了,山上只有一千多人的部队,便放胆进攻。另外何健吸收了上次强攻不克的教训,采取了一个秘密而凶狠的措施,这一点彭德怀是后来才知道的。
经过了充分的准备以后,何健于1月26日下令进攻,顿时枪炮齐鸣。红五军在黄洋界、八面山和白银湖的工事都是砍下树木后用泥土堆在上面做成的,被敌军的大炮一轰,全部倒塌,工事里的战士许多人被压死打死。大队长李灿命令战士们搬来门板、铺板搭在工事上,上面再铺上棉被,然后往棉被上浇水,正是寒冬腊月,滴水成冰,水浇到棉被上即冻成冰,再浇再冻,于是,红军战士在黄洋界哨口修成了冰盖工事。倚恃着猛烈的大炮和机枪火力,湘、赣两军的敢死队一批接一批向井冈山五大哨口冲击。五大哨口确是险要,尽管敌军的机枪声响成一片,但红五军凭险抵抗,敌军就是冲不上来。彭德怀跑来跑去地指挥作战,不慎把炒米袋子丢了。开战前,红五军每人分到了一袋炒米作为战食,饿了就吃把炒米吃口雪。井冈山上就这么点粮食,彭德怀身为军长,丢了米袋,也无从觅食,就这么饿着肚子坚持了两天,到最后实在跑不动了,只好坐着指挥作战。
井冈山保卫战坚持了三天三夜,红五军打得筋疲力尽,但敌军到底没有攻上山来。这天晚上,天气严寒,大雪纷飞,战壕里一片泥泞。红五军战士们倚坐在战壕里泡湿的稻草上,等待着激战的到来。
谁知此晚敌军没有进攻,大概他们也累了。没有了枪炮声的打扰,守在黄洋界哨口的红军战士们因疲累已极,倒在雪水浸湿的稻草上酣然睡去。第二天,即1929年1月29日拂晓,战士们还在大睡。号兵田长江下哨到后山休息,他正在那里洗脸,忽然听见有人踏雪行走,抬头一看,只见后山上下来许多人,悄悄地朝黄洋界哨口逼近,武器的撞击声、人的喘气声越来越近。拂晓中,田长江看不清这支队伍的服装,但从他们的动作上看出这不是自己人。
“什么人?口令!”田长江端枪喝问。
对方没有回答,田长江随即开枪报警。枪声一响,从后山上下来的这股队伍中有人大叫起来:“弟兄们,冲啊!”随着喊声,这些人立即开了枪,跑步朝黄洋界哨口冲来。山下的枪声也响起来了,大队敌军从趴伏的地方一跃而起,向山上冲来。黄洋界、八面山哨口的红五军面临着山上山下敌军的夹击。特别是后山上下来的这股敌军,居高临下攻击黄洋界哨口,极大地威胁着黄洋界哨口的守军。守军指挥员、红五军一大队大队长李灿率领两百多战士拼死抵抗,大部战死。李灿率幸存者四十余人边打边退,最后退到悬崖边。李灿望望追来的敌军,严肃地说:“同志们,我们誓死不当俘虏,大家跟我跳!”说完,他第一个跳下悬崖,四十多名红军战士全部跳下悬崖。由于悬崖下树木的阻挡和厚厚的积雪,李灿等四十多名战士没有摔死,也没有摔成重伤。大家从雪地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便在李灿的率领下向山下突围,居然都突了出去。
山上仍然在激战。彭德怀已经得到田长江的报告,得知湘军一部登上后山。他实在不明白,五大哨口一直在自己手里,湘军是怎么登上井冈山的。他问王佐,王佐也莫名其妙:“莫非除五大哨口外,还有什么秘密通道?”
王佐猜对了,井冈山上确实还有一条秘密通道。严格说起来,这不是一条路,但可借绳索的连接,攀登上去。这条秘密通道是当地一个药农踩出来的,何健进攻井冈山前,就发现了这个药农,许以二百银元。这位药农为利所动,带着湘军敢死队,昼伏夜出,借着晚上雪光的明亮,用绳索结成绳梯,使湘军敢死队登上绝壁,占领了后山制高点。
彭德怀无暇细问,现在要紧的是支援黄洋界哨口,把登上山顶的湘军反击下去。他把身边所有能拿枪的人集中起来,也不过一百多人,而从山顶冲下来的湘军敢死队却有几百人,而且装备精良,弹药充足,硬拼只能是无谓的牺牲。由于这个变化来得太突然、太离奇,预先的战斗方案中根本没有往这方面考虑。现在风云突变,要想挽回局面已很困难了。
正当彭德怀紧张地思考应急方案时,警报连连传来,守卫黄洋界、八面山的红军战士大部分战死,哨口失守。紧接着,白泥湖阵地被赣军攻陷的消息传来。彭德怀明白大势已去,无法反击,聪明的办法是赶快突围。但是五大哨口下的山路上,挤满了数万往山上冲锋的敌军,红五军已被包围了。危急中,王佐建议顺主峰腹部的绝壁缒岩突围,彭德怀当即批准王佐的建议。王佐便率三十二团沿密林来到绝壁前,缒绳而下。就这样,彭德怀率山上七百红军缒岩突围。
部队突出来了,到哪里去呢?彭德怀脚一跺:“去赣南,找毛委员去。”部队边走边打,向赣南前进。由于没有电台,彭德怀只知道毛委员去了赣南,红四军到底在什么地方,仍是一个未知数,只能边走边问。这样,当红五军走到赣南章水时,只有五百多人了。这时已是除夕,红五军战士们饥寒交迫。爆竹声中,部队开进了一个大村庄。
朱毛二人长久地握手,深情地问候。然后朱德把陈毅介绍给了毛泽东。陈毅这时只有27岁,身穿军服,谈吐豪爽。毛泽东连说:“久仰,久仰。五四时期我常读《新蜀报》上你的文章。文笔潇洒豪放,今日一见,果然文如其人。”陈毅笑着说:“我的文章不行,润之兄在《湘江评论》上写的《论民众的大联合》读起来才痛快呢。”
三人过去虽未谋面,但都神交已久,今日会师,格外高兴。朱德请毛泽东步入龙江书院三楼文星阁。朱毛两部将领们一起讨论了会师后部队的整编问题。经会议议决,朱毛部队整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毛泽东的部队有两千多人,朱德部队原有二十五师精兵一千五百多人,湘南暴动后,扩大到八千多人,朱毛部队合到一起共有一万一千多人,也确实具备了军的规模。全军序列如下: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军委书记毛泽东军长朱德党代表毛泽东参谋长王尔琢辖第十师(主要由原南昌起义部队二十五师组成)第二十八团第二十九团第十一师(主要由原秋收起义部队组成)第三十一团第三十二团第三十三团第十二师(主要由湘南起义部队组成)第三十四团第三十五团第三十六团
过了一个月,奉中共中央命令,工农革命军一律改称红军,第四军成为红军第四军,师的建制撤销,这是后话,暂且按下。
文星阁会师会议上,大家把整编的问题解决后,毛泽东乘兴说:“过几天就是五四,我们开个会师整编大会,如何?”朱德、陈毅齐声赞好。毛泽东即嘱咐袁文才,让他准备会场。陈毅则吩咐:“叫林彪来,有任务给他。”
过一会儿,林彪奉令来到,陈毅命令他:“林彪,过几天开会师大会,你率特务连负责会场警戒。”林彪以标准的军人姿态行了个军礼,跑出去执行命令去了。毛泽东问道:“此人是谁?身体很单薄呀。”陈毅答道:“毛党代表,他叫林彪,黄埔四期毕业,原在我的团里当排长,现在任特务连连长。打仗肯动脑筋,只是——”
毛泽东好奇地问:“只是什么?”陈毅笑着说:“也没有什么。大浪淘沙,他跟着打过来了,这就很不错了。”
陈毅这里隐而不讲的事是,潮汕失败后,林彪害怕了,离队脱逃,因到处都是白军逃不出去又跑回来了。连长要枪毙他,还是陈毅制止了:“他逃跑不对,但他又回来了嘛,不要处分了。”陈毅一句话救了林彪的命,林彪对陈毅感激涕零。陈毅胸怀宽大,不愿在别人面前揭林彪的短,轻轻几句话就在毛泽东面前替林彪掩盖过去。
两军会师,统一指挥,整顿编制,安排驻地,在朱德部队中建立连党支部和营、团党委。事情繁乱,几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1928年的5月4日到来了。
这一天,砻市河东的广场上搭起了主席台。主席台的正面中央,挂着马克思和列宁画像,广场周围插满了红旗。朱毛会师大会定于今日在这里举行,部队一支支开进广场,林彪率特务连士兵在主席台和广场周围巡逻警戒。
今日参加会师的,不光是朱毛正规部队,还有宁冈诸县的群众代表,自卫队武装,两万多人把个偌大的广场挤得满满的。
大会司仪是何长工,执行主席是陈毅。何长工宣布大会开始后,陈毅走到台前,宣布了两军合编为红军第四军的决定和军师团军政主官名单。这时会场上欢呼雷动,鞭炮齐鸣,井冈山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何长工请朱德讲话。朱德起自行伍,养成了说话简练的习惯,他走到台前向大家行个军礼,高声喊道:“同志们,我们两支英雄的部队在井冈山会师了,合编了,我们有了根据地了。我热烈祝贺两军的会师,我们为会师而高兴。可是敌人却在那里难过,那么,就让敌人难过吧,我们不能照顾他们的情绪,我们将来还要彻底消灭他们呢。”
轮到毛泽东讲话了,他是个天才的演说家,说话风趣,善于抓住人们的心理。他扳着手指头说:“同志们,我们两军在井冈山会师,这是个大好事啊。但现在还不敢把牛皮吹大了,我们革命军在数量上还不如敌人。但是十个指头有长短,敌人有强有弱,我们是吃柿子——专拣软的捏。敌进我退,诱敌深入;敌驻我扰,疲劳敌人;等敌疲劳了,分散了,我们抓住一股吃掉他,枪也有了,钱也有了,兵也有了。这样打他几年,我们兵多了,枪好了,就能吃掉硬的。软硬一齐吃,革命大胜利。这样的打法要得要不得?”台下一阵雷鸣般的欢呼:“要得!”
毛泽东点点头,喊道:“是要得。不过这么做,要有根据地老百姓的支持才行啊。我们要爱护老百姓,实行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三大纪律是行动听指挥,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打土豪要归公。六项注意是上门板,捆铺草,说话和气,买卖公平,损坏东西要赔,借东西要还。”
毛泽东讲到这里,台下的士兵和老百姓都笑了起来。毛泽东摆摆手说:“同志哥哎,大家莫笑。旧军队祸害百姓,弄得好男不当兵。我们革命军是老百姓的子弟,老百姓是我们的爹娘,我们要像对待爹娘一样对待老百姓,要叫老百姓把我们看成是最亲的亲人,好男争当兵。那样的话,还有什么困难能挡住我们吗?”
会场上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士兵和老百姓跑上台去,抬起毛泽东、朱德、陈毅等军政首长,绕场欢呼一周,气氛极为热烈。
毛泽东作完政治报告,然后代表讨论。由于政治报告讲的,都是代表们想到、感觉到而没有机会讲的问题,都是引起大家忧愁的一些切肤之痛,所以大家都同意这个报告。接着,大会又通过了《党的组织问题》、《红军宣传工作问题》、《党的教育问题》、《红军军事系统与政治系统关系问题》、《政治决议案》、《废止肉刑问题》等共12个决议案。九大通过了这么多决议案,但会议只进行了两天,显示了少有的高效率。
中央九月来信和毛泽东的政治报告是红军历史上的两个非常重要的文献,也是周恩来和毛泽东建军思想的集中体现。后来,这篇政治报告,也即是九大决议,以《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为题被收进了《毛泽东选集》。再后来,中央九月来信被收进《周恩来文选》。这已分别是二十多年以后和五十多年以后的事了。
且说红四军九大结束后,120多名代表返回部队传达九大精神。他们都是军中的各级军政主官,根据前委的决议,红四军从上到下宣传贯彻九大决议。同时前委也对部队的人事做了一些变动。经此整顿,红四军面貌一新,分兵发动群众,集中打击敌军,很快开辟了闽西根据地。张鼎丞、邓子恢率闽西游击部队编入红四军,部队扩编到数万人。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林彪悄悄地给毛泽东送来了一封信。毛泽东打开一看,原来是林彪对革命前途悲观失望,在信中问毛泽东,红旗到底能打多久,主张放弃根据地,分散游击。毛泽东一眼看出,林彪不耐烦艰苦的创建根据地的生活,只想游击到大城市去大吃大喝。这正是1930年的1月3日,毛泽东收到林彪的这封信后,自是十分恼火。
林彪,上井冈山时只是一个连长,一年多时间就成为红四军主力一纵队队长。一纵队相当于师的建制,下辖两个支队(团),是四个纵队中最强的一个纵队,肖克、粟裕等名将都在他的手下任支队长,晋升不可谓不快。这个时候他又来了这么一家伙,使毛泽东大为失望。
不过,毛泽东想了想,气也就平了。事业初创,备尝艰辛,上级责难,下级不满,这都是创业过程中难以避免的问题。他也明白,再好的干部也有一个锻炼成长的过程。八月失败,赣南遭围,林彪冲锋陷阵,表现尚佳。另外,毛泽东喜欢人们有想法当面向他讲出来,反对当面不说,背后乱说的坏作风。有此几点估计,毛泽东决心写封长信,对林彪加强教育。决心已定,说写就写,毛泽东当即写了一封七千字的长信,分析形势,批评了林彪的悲观失望的观点。
古田会议开得这样成功,毛泽东十分高兴。会议结束后几天,毛泽东即率红四军回师赣南。部队行经瑞金大柏地时,适值雨后初晴,长虹当空。毛泽东骑在马上,望着西进的滚滚铁流,上一年在赣南四处挨打的情景浮上心头。幸亏大柏地伏击战歼敌三千,士气大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红四军这次回师赣南,军行顺利,1月16日攻占广昌,接着部队冒着大雪进逼吉安。此行何去?赣江风雪迷漫处。毛泽东率大军驰骋赣南,军锋所指,敌人望风逃窜。毛泽东挥军杀敌,雪里行军情更迫。经三个月的激战,除赣州、吉安等几座孤城而外,赣南二十多县尽入红四军之手,赣南和闽西根据地联结在一起,成了一大片根据地,毛泽东在井冈山上设想的蓝图已变成现实。
下一步怎么办?红四军前委领导人围着地图,商讨对策。毛泽东对此已深思熟虑,他用红铅笔在地图上的赣南重镇吉安处画了个大红圈说:“打吉安,打下吉安,赣南红区就可连成一片。”依照红四军现有的兵力,以数万人攻击一千多赣军把守的吉安不成问题,而且赣军软,好打,前委领导们一致同意打吉安。
战略方针确定后,部队进行整编。这时红四军已发展到三个军,三万多人,三个军整编为第一军团,毛泽东任军团前委书记兼政治委员,朱德任总指挥。林彪任第四军军长。黄公略任第六军军长,陈毅任军政治委员。伍中豪任第十二军军长,谭震林任军政治委员。
彭德怀领导的红五军也发展到三个军,部队进行整编,三个军整编成第三军团,彭德怀任军团前委书记,滕代远任政治委员,邓萍任参谋长,袁国平任政治部主任。邓萍任第五军军长,何长工任第八军军长,胡一鸣任第十六军军长。
过了一个月,即1930年8月,第一军团、第三军团合编为红军第一方面军,毛泽东任方面军总前委书记,朱德任方面军总司令。
红军的第一个大战略兵团正式诞生了。
编辑:于兴荣

------------------------------------------------------------------------------------------------------------------------------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