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招生政策报考条件   风采风采展示个人show    校园校园风尚推荐欣赏   学习形势政策时代旋律   问吧

招生招生信息招生简章   高校高校巡礼驻校选培办  典藏军歌嘹亮历史回顾   服务网址导航免费代码   邮箱

动态媒体报道高校来讯   文艺原创地带音频视频    军旅部队知识军旅天地   搜索站内搜索百度谷歌   专题
聚焦两会,关注两会
五十年传承的雷锋精神
军队院校招生体格检查标准
“走基层 转作风 改文风”
中国国防生网招募通讯员通知
总政与军网举办征文活动
更换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青檀的碑铭

[日期:2013-03-28]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章熙建   [字体: ]   【 推荐 】   【 打印

我不止一次地伫立于皇藏峪这片古老的青檀林中,每每抚摸斑驳粗壮的树干,那缕隐隐的温情脉动总如电流传导指尖直抵心房,而抗战烽火中那场惨烈战事,亦随这份脉动穿越岁月烟尘闪现眼前。

  时光回溯70年。秋阳如魅,密林中蓦然响起一串竹裂般的尖锐炮响,炮弹坠地腾起团团冲天火球。狂轰滥炸停歇,喧嚣的山谷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但诡谲的血腥气息遽然袭来,那正意味着鬼子的拉网式搜捕将至。作战参谋提议迅速尾随突围部队东撤,没想营长却轻蔑地啐了一口说,想逼我作饵子,狗日的鬼子找死哩!

  这是1942年初秋的清晨,新四军4师两个营在完成战略牵制任务后,被尾随追击的日军围堵于皇藏峪狭长的山谷中。激烈战斗整整持续了一昼夜。天刚破晓,虎背熊腰的营长突然从氤氲弥漫的密林中钻出来,几个战士抬着两卷青檀树皮搓成的粗缆索紧随而至。营长把团参谋长拉到一旁窃窃耳语,参谋长蹙眉听着,布满血丝的眸子凶光毕露地紧盯营长,见他坚毅地一点头,便把几个营连干部招到跟前,宣布了突围方案。营长补充说,鬼子认定新四军惯于夜战,现在正打盹休整,午后必有恶战。白天突围恰是反其道而行之。末了咬牙缀上一句:“兵无常势,打仗的硬把式只管用一次!”

  皇藏峪形如簸箕,两峰绵延起伏,深谷横贯东西,至东南角峰峦迴合,危崖高耸,山下田野广袤沟渠纵横,长势正旺的庄稼和芦苇织成深不见底的青纱帐。参谋长带主力攀越主峰沿绝壁缒崖而下时,营长率阻击分队骤然发起凌厉攻势,惊慌失措的日军仓皇纠集涌向西坳口。

  此刻,距部队突围已近两小时。山谷中一片死寂,战士们似乎能听见彼此的心跳,阵风带来丝丝零乱的“簌簌”声,那是鬼子皮靴踩踏枯叶的声响。营长眼珠滴溜溜一转,指挥战士们如此这般地布置一番,尔后果断地一挥手:“上树,没我命令不准开枪!”战士们顿时敏捷如猿猴,按作战阵形各择一株青檀树,“噌噌”几下就没了踪影。少顷,丛林中响起密集的机枪扫射声,凶神恶煞的鬼子蜂拥而至,看到的只是几个牺牲在树根下、岩石旁的新四军战士。但通向侧峰的山径上凌乱撒落的枪支装具似乎给出了某种引导,嗷嗷狂叫的日军立即沿山径涌向侧峰。

2012年的秋日黄昏,我怀揣一份探究解密的渴望,伫立19勇士突围后却又踅转的皇藏峪西坳口。远远凝望山谷深处华冠如盖的青檀林,落日余晖照耀下,葳蕤丛林竟是那般硕大无朋地雄踞于天地间,直如一座沸腾岩浆喷发凝固铸成的巍峨石林,舒展着盘龙卧虎、威仪凛然的高贵气韵。而漫山遍野拥抱青檀林的那份年轻茁壮的葱茏,却让我的双眸陡生刀剜般的刺痛。70年前那场恶战之后,这片江淮平原亘古传承、种类浩繁的原始森林,遭到日寇丧心病狂的砍伐和掠夺,方圆两千公顷山峦中的树木几乎被砍伐殆尽,日军筑窑烧炭,源源不断地运回日本本土。岁月迁徙,曾遭蹂躏的山谷又恢复了郁郁葱葱,但树龄超过70年的,唯见青檀树,仍然参天拔地一般傲然耸立着,令人肃然起敬且疑窦丛生。

而盘桓我心头更重更沉的疑惑,却是这批跳出包围圈的新四军战士,为何又如同天降般出现在青檀林间,使归于宁静的山坳再次爆响激战,最终让包藏祸心的鬼子功亏一篑、铩羽而归?曾经在新四军司令部工作过的两个老战士,查阅日军十三师团的作战史料,发现日军于皇藏峪之役的记录似乎刻意隐去了这一节。也曾到皇藏峪寻访,当时的瑞云寺老主持惜字如金地提到,当年有个新四军营长带着18个战士牺牲在这片青檀林中。至于战后烈士魂归何处,高僧却缄口不言,这似乎与鬼子搜遍山坳也没寻着新四军烈士的踪迹隐匿了同样的奥秘。究竟是战士们自己掩埋了战友的遗体,抑或是寺中僧侣趁夜见义勇为?后人们不忍以惊扰亡灵去掸拂岁月尘埃,终于把这段悲壮辉煌铸成悬案。

怀揣顶礼膜拜的虔诚,我再次伫于镌刻3000年轮的古檀树下,这是我心中耸立不朽的图腾呵!数人合抱的粗壮躯干苔痕斑驳皮壳铁青,高耸参天的巨大冠盖枝叶翠绿如瀑肆泻,最具秉性的是旋扭伸张的枝干,宛如铮铮铁汉高擎双臂腱肌毕现,又似莽莽苍龙长啸怒吟翻腾飞天,强烈地释放着一种坚韧不屈的民族精神。那个瞬间,饱蘸热泪的朦胧视线霎时变得清晰,我陡然发现魁梧树干东向的一面依稀有些刻痕,仔细辨析确属一串镌刻文字的变形印记,刻痕入木深达寸许,横竖笔画宽若手掌,足见划刻时枪刺的锋利和力度的遒劲。只是载于植物躯体,历经70年膨胀抽拔而真容渐失,但那份浩然气韵却仍然灵动鲜亮。植物自身的吐汁愈合给伤口结下厚厚的疤痂,则赋予苍劲的生命烙印浑若天成的立体美质。那一刻,我的眼眶再度湿润:那究竟是一份烈士的名册存档?抑或是一座无名烈士墓的碑铭?岁月蹉跎,那场惨烈的战斗已化作山峦的记忆,而镶嵌于青檀树上那一串串圆鼓如珠的瘤斑,是否就是凄怆泪滴凝成?那个瞬间,我心底蓦然踅入一丝亮光,只是蘸染了太多的血色悲怆……

历史衔接往往是链状的,筋咬骨连难免造成遗漏。然而,尽管我无从查证日寇屠刀未敢殃及青檀树的缘由,却能想象出鬼子面对千年古树敬若神明的惶恐畏惧;尽管我至今仍未探明英雄营长的姓名,然心已释怀,我只需记住那千千万万为托起民族梦想而血洒疆场的人们共有的名字——英雄!

那一刻,夕阳穿透云朵,将侧逆光意境幽深地洒向青檀林,铺展出浮雕般凹凸有致的画卷。我的思路豁然贯通:岁月无垠,青檀有情,那无疑就是一堵英魂筑起的伟岸城垛,一组祭奠忠烈的不朽碑铭!

编辑:吕昊东

------------------------------------------------------------------------------------------------------------------------------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相关新闻